香蕉频蕉app破解版

Posted by & filed under .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她有心想出去叫顾严军进来,却又还生着他的气。

   一边还在胡思乱想着,究竟顾严军认不认识这个叫梅朵的女孩儿。

   今晚吃饭的时候,连翘也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。

   而且上一世,连翘也没听过秦木莲说过有关其他女人的事。

   于是,就把这件事暂且放下,到了天快亮的时候,才睡了会儿。

   等连翘上午醒来的时候,一出屋子,客厅里早就没了顾严军的身影。

   连翘也只能生着闷气。

   开始收拾屋子。

   ——

   军营里。

   一帮人围坐在食堂里,不禁大呼今天的不易。

   情人节妹子俏丽风姿露美艳诱惑

   “哎,说,营长前几天不是看着心情挺好的吗?怎么今儿个,那脸黑的那么厉害!吓得我一上午都没敢走神儿,做的那可是一个标准啊!“

   “还好好吗?看看我,就一个动作没做好,我就做了几十遍!骨头都松了!不是说刚结婚吗?咋还这么吓人!”

   另外一个小胖子,一边啃着馒头,一边嘴里嚼着说道:“嘿嘿,我估计啊,咱么营长,估计是婚假结束,这一离开小媳妇,就舍不得了,拿我们出气!”

   此刻,顾严军正好吃完饭路过他们身边。

   小胖子前面的人一抬头看到了顾严军,立马挤眉弄眼的示意小胖子别说了。

   没想到,小胖子还以为他们一个个抽住了。

   张嘴大笑,还肯定的再次说道:“们可别不信,一般新婚后,男人欲求不满,就是这样的!看咱们营长的脸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 小胖子正笑着,感觉到身后有股冷气。

   面前的几个人都齐齐的把头低下去,都要快埋到胸前了。

   小胖子这才察觉到有些不对!

   于是,慢慢的转过头来……

   却发现顾严军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毫无疑问,那眼睛里的笑意,格外的狰狞和可怕。

   导致小胖子手里的馒头,一咕噜的从手里滑了下来……

   “营长……好巧……嘿嘿……”

   顾严军抬头扫了眼众人。

   这才说道:“既然吃完了,那么……负重……五公里……”

   “啊!营长,您看能不能少点儿啊!大热天的……”

   “8公里!”

   “营长营长,我们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,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!”一边的小胖子都快哭了,要是因为自己,这么一大帮子人跟着他受累,他肯定会内疚的不行的!

   “10公里!”

   顾严军直接抱着膀子,看着这帮人,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,如果们还敢求情,可能罚的更多。

   就在顾严军说完10公里的时候。

   食堂就炸了!

   什么!

   10公里!

   要不要这么狠啊!

   之前顾严军没有来的时候,大家也就只是听说他很是可怕,还说有个外号阎王的。

   但是这帮人还想着,肯定是那些人太夸大其词。

   顾严军看起来虽然冷了点,但是……待人也还是很和善的啊!

   万万没有想到!

   他竟然在这儿等着他们!

   和善什么!!!真想抽自己一巴掌,没事说什么!

   最后,这帮人,一个个哭丧着脸,去负重跑步去了。

   心里对顾严军,有了更加深层的认识!

   ——

   连翘这边,收拾完屋子,就出去去市里逛了逛。

   还去了这个时代的商场转了一圈,发现现在的商场,东西并不是很多。

   很大一部分还都在卖各种颜色的 布料。

   毕竟,成衣太贵,如果买同样价格的布料,可以做出来两套的衣服,更加的合算。

   连翘四处看了看便离开了商场,中午的时候,也只是在外面吃了口饭,没有回去。

   连翘其实看着这些个布料,就想着要不要把王玉兰接来,做衣服。

   在村子里,她也不方便照顾,前世的事,就像一块大石一样,总是在她心上悬着。

   只有把父母放在身边,连翘恐怕才能彻底安心。

   她想着,到时候,就在市里给她租个房子先。

   然后,自己开着饭店,王玉兰开着服装店。

   这样,既可以赚钱,还能时刻见到王玉兰,一举两得。

   ……

   回家的时候,连翘还买了好多种海鲜带回去。

   准备研究几样新式的菜品。

   留着到时候开店的时候,当做招牌菜!

   连翘好不容易把东西提上去,就发现门口站着人。

   一抬头一看,竟然是那个叫梅朵的女孩儿。

   她一看到连翘上楼,便笑着说道:“连翘姐,怎么一个人提这么重的东西?怎么顾严军都没帮一把!”

   说着,还哼了一声,像是比连翘还要生气的样子。

   连翘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说道:“没关系的,他白天要去部队,况且这些东西也不重!”

   说话的空档,连翘才一点点的搬了上去。

   看到梅朵一直站在上面说话,却没想到把一把手,连翘也没多想什么,自己搬了上去,准备开门进去。

   梅朵站在上面,眼神一闪的看着连翘,她细细观察了连翘的脸色,

   在说道顾严军的时候,脸色有些微微的难看。

   想必昨天,顾严军和她说了什么。

   不过,她才不信,那个要强的男人会把真相告诉她。

   而且,梅朵早就闻到连翘上楼时袋子里的腥味,常年住在海边的她,怎么能猜不到,袋子里的是什么!

   一边退后,一边等着连翘开门。

   连翘刚把门打开,还没推开门,便转过身,问道梅朵:“哦,对了,是有事找我吗?”

   连翘其实还记得顾严军昨天说的话,虽然她是有点生气,但是,她也知道,顾严军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,既然让她离这个叫梅朵的女孩儿远点儿,连翘就不想和她太过于亲近。

   没想到,连翘这一问,梅朵就委屈的眼睛都红了起来,弱弱的说道:“连翘姐,没事就不能来找玩了吗?”

   说着就像是要立马哭了一样。

   连翘顿时感觉脑门儿有点儿疼,虽然她年龄上,看着很小,可是,她可是有着三十几岁女人的心,遇到这种小姑娘,真是头疼的厉害。

   于是推开门说道:“那进屋……坐会儿?”

   梅朵这才高兴的应了声,跟着连翘进了屋子。

   连翘着急的想要把这些海鲜处理下,这天气这么热,要是不赶紧处理好,就会坏了。

   于是,连翘让梅朵坐在客厅里,给她拿了些自己的糕点出来,让她尝尝。

   梅朵手里拿着一块糕点,还赞叹道:“看着好好吃啊!连翘姐!”

   连翘笑了笑,就转身去了厨房忙活。

   等连翘一进了厨房,梅朵就把手里的糕点,嫌弃的扔回了盘子里。

   接着眼神闪着亮光,一直瞅着里屋。

   乘连翘在厨房忙活,梅朵蹑手蹑脚的就进了里屋。

   厨房的连翘,忙活的腰酸背痛,一起身,走出客厅,发现梅朵不在客厅里。

   连翘在卫生间找了找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。

   结果一看里屋,竟然看到梅朵拿着枕巾,贴在脸上,一直闻着什么。

   连翘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   于是出声打断道:“梅朵,在干嘛!”

   梅朵吓得连忙把枕巾拿下来。

   脸上有些僵硬。

   像是被人抓到了什么。

   过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连翘姐,我觉着这个枕巾的味道好好闻的,是喷了什么东西上去了吗?“

   连翘本就在疑惑的时候,梅朵这么一说,连翘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觉得味道好闻。

   主要连翘之前在做枕头的时候,在里面除了添加了荞麦,还添加了一点晒干的薰衣草,所以才有股香味。

   恐怕枕巾也是有了这个味道,所以梅朵才说好闻的。

   连翘笑了笑,说道:“其实没什么,在里面添加点薰衣草,就好闻了!”

   这边梅朵听到之后,脸上表现的很是惊奇,连忙说回家也试试,于是就离开了连翘家。

   连翘看着这个姑娘的背影,眼神有些深沉。

   怎么看怎么觉得,刚才她的离开,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   连翘甩了甩头,不再胡思乱想,就这么一会儿,连翘就感觉腰腹间更加的酸痛,她心想,不会是……来那个了吧。

   于是赶紧去了卫生间。

   这才记起了,每个月的特殊时期,到了。

   ——

   梅朵一出了连翘家,脸上就暗了下来。

   和刚才娇俏的模样,判若两人。

   她冷着脸直接去了另外一家人家。

   抬手就用力的敲了敲门。

   门口传来一声柔柔的声音:“谁呀!”

   梅朵没有说话。

   等到那人把门一打开,看到门口的梅朵,顿时脸色都变了,神色紧张的问道:“……怎么来了?”

   “怎么…… 想要永远躲着我吗?“

   开门的人,正是那天在院子里一起的梁玉。

   没想到,她整个人胖胖的不起眼的,却和梅朵这么熟悉。

   梅朵看见梁玉没有请她进门的意思,直接一把推开她,走了进去。

   一进去就四处打量着梁玉家。

   看着屋子里的布置,笑道:“一段时间没见,没想到品味都差了!”

   梁玉在梅朵后面跟着,默默的不作声。

   心里却像是翻江倒海了一般。

   要不是在年少的时候,不小心撞见了梅朵做的坏事,自己也不会一直被梅朵盯着,她以为离开大院,嫁了人,就能逃离梅朵。

   却没想到,在这里都能遇到她!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