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手机视频版下载

Posted by & filed under .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等到连翘彻底明白了之后,便也了解了,顾严军这段时间为什么会这么忙的原因,想必就是在做着一系列的事情。

   可惜,在这方面,连翘帮不上他什么忙。

   而这个时候,谭景琰这才说道:“等到我们把梅家的财力,全部消耗掉之后,那么就相当于拔掉猛虎的牙齿!接下来应该就轮到了他的四肢!”

   顾严军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目前我已经控制了他之前联络过的那些人,但是,还有一部分的人,目前还没有彻底拉拢过来,如果强行去做的话……我担心会打草惊蛇!”

   谭景琰低头想了想,这才说道:“这件事,说好办也好办,我这里有个办法,干脆我们想一个名义,把他们全部都聚拢在一起,然后……”

   谭景琰眸色一冷,便把右手举了起来,伸出了拇指和食指,笔画了一个枪的动作。

   他的这幅动作,让连翘的心脏,顿时心悸了起来。

   而顾严军竟然还点了点头。

   连翘顿时心中无语的喊道:“这都是些什么人啊!怎么就动起枪来了!”

   顾严军转头,看着连翘担心的模样,便笑着抚了抚她的头发,然后解释道:“不用害怕,我们最多也就是逼一逼他们,不会有什么事的!”

   顾严军这么说完,连翘才缓了口气。

   安静的美丽女子

   真是要把她吓坏了。

   她主要是担心,这要是动起抢来,就很容易走火之类的,要是顾严军受伤了,这要怎么办!

   连翘担心的是这个。

   不过经过这件事,连翘也意识到,谭景琰和那些所谓的总裁有些不太一样。

  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 之前是以为,他只是性子有些冷。

   但是,这么接触了一下,连翘察觉到,这个人不禁胆大心细,而且,竟然在说起枪来,眼睛眨都不眨的。

   从他那种冷冷的眼神中,连翘都能感觉到他对于某些东西的蔑视。

   连翘不禁担心起了林浅笑,他们在一起真的合适吗?

   林浅笑和他相比,那就像是冬日里的那抹最温暖的太阳。

   不管随时随地,都仿佛让人很暖和。

   而他则是感觉很是冰冷。

   像是一块千年都捂不化的冰。

   连翘只希望,他能好好珍惜林浅笑。

   否则,还不如放手!

   连翘想到了这里,便摇了摇头,有些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。

   而这个时候,顾严军却表情有些微沉的说道:“这个办法,我之前也想到过,但是,却不可行,首先,这些人明显就是我的对头,如果我找一个理由,让他们都一起过来,显然不太可能,其次,就是梅亭君那里,我又要以什么理由,让他过来呢?我相信,他那么敏感的老狐狸,是绝对能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!”

   这个时候,谭景琰抿了抿唇,却朝着连翘看了过来,然后笑着问道:“听说连小姐要和顾师长结婚了?”

   连翘愣了一下,还没有反应过来,结果旁边的顾严军,突然猛地站了起来。

   身后的椅子被他推开了很远,在地上摩擦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。

   然后便听到顾严军冷声喝到:“不行!”

   连翘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是看到他们两人互相对视着,那种无声的交流中,连翘有些慢慢明白了过来。

   刚才,他们想到了办法,但是,明显的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。

   而谭景琰的那一句问话,则是想说,在连翘和顾严军的婚礼上,做这件事。

   却遭到了顾严军的强烈反对。

   这个时候,谭景琰才沉声说道:“要知道,这个理由很无懈可击,错过这个时机,下次我们未必有机会!”

   “那也不行,哪怕我再等一年或者十年,我都不会同意!”

   顾严军斩钉截铁的说道,眼神却刚毅看着谭景琰。

   仿佛谭景琰触犯了他的底线似得,两人的目光胶着着,最后,谭景琰淡淡一笑,朝后仰着靠在了椅子上,手里端起了旁边的额红酒,声音淡淡的说道:“随便,我只是告诉,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而已,倒是没想到,竟然反应这么大!”

   连翘此刻,抬头朝着顾严军看去,微微一笑,拉住了顾严军的手。

   因为连翘懂,顾严军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强烈。

   因为,他之前就说过,之后会给自己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   现在,他又怎么能容忍在利用婚礼去达到某种目的呢!

   他所要给连翘的,是一场纯粹的,以爱的名义去举行的婚礼,但绝不是这样的!

   这边是连翘拉住顾严军的手,感觉到心中很暖的原因。

   顾严军这才缓缓的坐回了椅子上。

   然后抬眸朝着谭景琰说道:“这件事,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,想必,也不希望打着的女人的名义去做某些事情,不是吗?”

   谭景琰本来很是随意淡漠的样子,但是此刻,却眼神一眯,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。

   他朝着茶几缓缓放下了酒杯,但是嘴里却一字一句冰冷的说道:“谁要是敢打笑笑的注意,我一定让他后悔生出来!”

   连翘看着谭景琰的这幅模样,有些震惊。

   他的这句话,看似是在威胁,其实更像是在宣告什么。

   而顾严军却轻笑了出来,然后说道:“我们既然都是一样的人,所以这样的办法,都做不到,何况是我!”

   就这样,两人陷入了僵直中。

   这个时候,连翘却笑着说道:“其实,这件事也没有们想的那么复杂,我和顾严军已经结过婚了,对于我来说,这场婚礼,其实可有可无,难道不结这个婚,我就不是他的妻子了吗?”

   顾严军顿时紧紧抓住了连翘的手,显然心里不是很高兴。

   连翘继续说道,“我愿意用这场婚礼,来实行这个计划,不是因为谁,只是为了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!”

   谭景琰第一次,有些惊讶的看着连翘。

   此刻的连翘,在头顶上的灯光的映衬下,显得那么的高贵和圣洁。

   一个女人,嘴里尽管说着不会在意,但是谁又能做到像连翘这样的。

   就连旁边的顾严军都惊讶的说道:“连翘,不必这样!我会找到更好的办法的!”

   显然顾严军是想要阻止连翘。

   但是,连翘却微微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既然这场婚礼,是专门为我举办的,那么,我的决定便是我心里的想法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大不了这件事结束之后,我们去渡个蜜月吧!”

   连翘说完之后,还朝着顾严军眨了眨眼,一脸俏皮的模样。

   但是顾严军却笑不出来。

   他深深的看着连翘,然后把她的手,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,这才缓缓的说道:“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”

   连翘脸上顿时有些发红了起来,心里想着,旁边还有人呢!

   于是,她连忙把自己的手,抽了出来。

   顾严军想了想,最后各退了一步,决定到时候,先举办一场订婚仪式。

   这样,连翘家里的亲戚暂时先不要过来,以防止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,另一方面,也没有违背顾严军之前的许诺,要给连翘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。

   等到他们确定好了那天的计划,以及时间之后,天色也已经很晚了。

   连翘和顾严军,便告别了谭景琰,离开了这里准备回到家里。

   路上,顾严军开车的时候,朝着旁边坐着的连翘说道:“如果那个时候,我一直没有恢复记忆,会怎么办?”

   连翘一听,想了想,便说道:“我会想办法,把抢回来!……”

   说到这里的时候,顾严军朝着连翘转过头来,脸上顿时笑了起来,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。

   结果连翘把剩下的半句又说了出来,“等我把抢回来之后,嗯哼,我会让知道,忘记我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,然后我会等深深爱上我的时候,哈哈,再把踢开,这样岂不是很好玩!”

   连翘一边开心的手舞足蹈的说着,一边幻想着,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,自己真的会舍得放手吗?

   连翘全然没有看到,顾严军在听到她的这些话之后,脸色越来越沉,越来越黑,简直像是脸上滴了墨一样,咬着牙瞬间把车开的飞快。

   天已经很晚了,马路上根本没有什么人。

   等到连翘感觉到晕眩的时候,顾严军竟然已经开到了家里。

   然后,顾严军便下了车,走到连翘座位的旁边,打开车门,把连翘拉了出去。

   连翘还没有意识到‘危险’已经降临,头还在晕眩着。

   但是却已经被人拉到了卧室里……

   只见这一晚上,从卧室里,一直不停的传出这样的问话:

   “还想踢了我吗?嗯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乖!告诉我,现在还想踢了我吗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再问最后一次,还踢不踢了!”

   “……不了……”

   有些事情我们一直以为过去了,便是过去了。

   但是,时光总是会在某刻不经意的时候,告诉,这些它还帮记得。

   就像二月里那斑驳的风,还有倒影在脸上的那抹剪影,都在无声的记录着彼此之间的感情。

   所以,不必问他爱不爱,只问在这时间中,他为做了多少……